文字实录

更多
第九期《田姥姥对话》台湾站2014.9.19

 主持人:猪场动力网首席记者田崇来

论坛嘉宾:

台湾行政院农业委员会畜牧处副处长朱庆诚

曾任台湾行政院农业委员会畜牧处处长、畜产试验所所长池双庆

台湾福昌集团董事长杨正宏

台湾大学农业科学技术学系助理教授苏忠桢

台湾养猪协会副秘书长张生金

田崇来:台湾养猪业是否存在“猪周期”,政府采取了哪些举措帮助养殖户度过或避免难关?即如何从上下游产业链帮助养殖户有效降低猪周期风险的。

朱庆诚 :猪价涨跌在经济时代来看是正常的,猪价好人们肯定会增养,增养之后猪价肯定会下跌,这是必然现象。对于猪价涨跌,不同的国家采取的措施是不一样的。比如美国就是放任不管,猪价下跌至10元(台币),农民写信到农业部求救,否则会有三分之一的农民离开,美国追求的是完全自由的经济,提倡优胜劣汰。当然在台湾不可能这样做。

当猪价下跌时,农民绝对会找政府帮忙,不找才不正常。台湾有很多的外销市场购买猪,猪价存在高峰和低谷,形成一个个循环,我们一般的做法是在猪价低时,有一部分出口,有一部分等高价时适度释出。台湾出口比例最高达到40%,这是非常高的比例。如果没有出口,调节就很困难,因为没有外销出路作为大调节。当然台湾尽量避免猪价暴涨暴跌,太高的价格对养猪产业以后的发展会不利。正如刚才说的如果按照美国的做法,台湾猪价肯定涨到100元(台币),其实涨到100元(台币)可能未来只能在 3-4块。

台湾以往有猪价处于低时的贷款,除了生产设备的改善,我了解到农户基本上有500万的周转金,还有农民信保基金可以让农民在没有担保的情况下贷款,只需信用保证,当然利息稍微高一点。

还有就是对整体市场头数的监控,甚至在高价时我们能用信用卡限制卖猪的的量,这种做法前所未有,这是池老师指导出的学生的做法。限制进场,或者每个月的买进量,超过就要用信用来抵。猪价真正低时通过我们自己的机构比如台湾养猪协会、合作社系统做适当的处理以减少到市场的输猪量。还有更妙的是,把过剩的仔猪做适度处理,可能全世界只有我们台湾有这种做法,动保处就有人提出反对,认为把刚出生的瘦小仔猪就淘汰太残忍。把过剩的母猪做适度的处理,然后给农户相应的经费补助,这种情况下,台湾的产销失衡期不会太长,加上之前所说的贷款,理论上台湾能比较快速度过猪价高点和低点。

田崇来:上半年,大陆行情整体低迷,有些中小型养猪场面临资金链断裂,台湾有没有出现类似这样的情况,行政部门又是如何帮助养殖户解决这一难题?

池双庆:20-30年前,台湾猪价一高一低、3-4年一个周期。当时我们的猪肉出口量占据日本总进口量的50%,口蹄疫发生后4-5年之间国内猪肉只能内销,这个过程比较痛苦。之后到现在,台湾养殖户不会盲目增加养猪数,因为知道在农业中养猪业算是高技术密集型生产产业,技术很关键。如果技术跟不上,即使现在增产,到时候猪价下跌还是会亏。现在农民不会因猪价低就淘汰或反而增产,这样一来经过几十年来的发展中小养殖户就自然地被淘汰了。总之,面对猪周期,政府通过台糖公司、养猪协会、养猪生产合作社以及养猪企业这四个方面来协调。若发现有问题,农委会就会出面解决。 所以现在基本不会有猪价的大起大落,在这方面,台湾做的很好。

田崇来:微利时代下,台湾如何平衡养殖效益与人力成本高企之间的关系?

朱庆诚 :如何平衡养殖效益与人力成本高企之间的矛盾是台湾现在和未来正面临的问题,大家也很清楚,台湾养猪业由于人员短缺一直希望引进外劳,同时台湾的失业率也比较高,这样高人力成本和就业率一直难以取得平衡,所以农委会的基本想法是协助猪场做自动化和精准化的管理,诚恳地讲这个必须要达到一定的规模才可以。

其次,我们在关税和贷款方面实行自动化,包括引进自动化的设备免税,引进新颖的猪场设备提供低利息的贷款。

再次,除了人力短缺以外更重要的是第二代经营者是否愿意投入养猪行业,我们担心的是如果下一代没有从事本行业的想法,上一代打拼的天下有何用处呢。台湾很注重专业技术人员的培育,除了正规学校的教育以外,我们还定期通过农民学院培训养猪精英的下一代,让其充分认识到养猪是很有前途有希望的,为畜牧系的学生提供岗位让其进入养猪行业。所以自动化是一个部分,专业人才也是很重要部分,提供短期的工作机会,让其熟悉并愿意留在养猪业很重要,更重要的是既然人员已经短缺就必须在自动化和精准化入手,未来很可能从技术链、人才链入手。台湾的IT产业其实是很发达的,大家可以看到猪舍特别是家禽舍部分已经达到温控,达到一定温度时电风扇、风路系统就开始运作。记得我念书时代还是用拉环式的,操作起来很困难。时代在前进,我们就必须要做适度调整。

苏忠桢:现在台湾的人工成本比较高,随着行业的发展,养猪饲养管理会慢慢走上自动化、机械化的道路。

张生金 :从事任何产业都是有风险的,如何做好风险管理和危机管理依赖于养猪团体如何和政府做好配合。台湾共有17个养猪协会,养猪户只有8500户,养猪数也逐年降低到542万头左右,目前猪只头数介于产销平衡、自给自足的状态。作为产业团体,养猪协会接受委托采取应对措施和做主导工作。

在整个养猪行业里实行头数方面的监控,了解每一天农民按需输出,以及消费者和大众对整个产业的形象。 这方面在台湾有非常良好的保护制度,如果有不适的地方就一定会有相应的法律法规来阐述。今年大的疫情是第一次碰到,农委会对整个防疫主管机关的产业链进行快速调整,可以很快回到恢复状态,对养猪有充分的信心,不会因此而引起很大恐慌,产销的应对措施做得很好。对于产业的管理,养猪协会是充分、全力地配合农委会、辅导养猪朋友自主管理、源头管理,甚至在防疫体系也要做到生物安全,台湾农民在遵照现有的法律法规经营运作。

池双庆:刚才讲到台湾种猪选拔指数时,提到生长速度是否重要。1980年推动本土猪选拔指数时低一点,猪的生长速度并不是很重要,在1990年和2000年修改了指数。现在台湾肉猪的生长速度很快,120-130多天可以达到100-110公斤,如果把这段时间缩短就可以替代工资的上涨。

田崇来:中国是抗生素生产大国,也是使用大国,滥用抗生素几乎成了养猪人的惯性,有专家呼吁希望实现无抗养殖业,未来绿色替抗是否是未来一种趋势?

朱庆诚:每一个国家都有自己的国情,在台湾这样的媒体生态圈下,食品安全绝对是个大问题、受关注度极高。比如月初,曝“地沟油”事件,卫生部某官员说在美国这种事情很常见,为何在台湾一次就被大肆报道。这样的情况下,要不要减少药物的使用呢?当然需要。因为抗生素会进入食物链,甚至会产生抗药性,因此要尽量避免不必要的抗生素的使用。

据了解,2008年欧盟禁用促进生长类抗生素,但是,禁用促进生长类抗生素之后,治疗用的抗生素使用增加了。另外,欧盟处于温带,跟台湾、中国大陆的南方和北方的气候条件不一样,换句话来讲减少使用甚至不用抗生素是一个目标,台湾高温高湿,目前来讲不用抗生素不太可能实现。基本上在台湾是把大家公认的对人体危害较大的抗生素种类减少使用,一些不宜使用的已经逐年禁用,通过这样慢慢规范抗生素的使用。

台湾注重自主管理和生物安全,在管理上,如果有很好的生产管理制度并落实,基本上,药物的使用自然就可以减少。第三点大家可能不太容易接受。一个标准不可能适合所有的情况,使用抗生素后大家强调的是药物残留,那如果出售的肉符合世界各国的食用标准,在实行减少使用加上适度停药期的情况下为何不能使用抗生素呢?根据台湾的实情,我们学习一些先进国家的做法,争取达到不让抗生素通过食物链进入人体的目标。总而言之,农民的自主管理、政府的监控和疫情的追踪是需要配套的,整个管理在制度层面上需要通盘的检讨、配套。

田崇来:随着养猪业的发展与和谐生态的要求,养殖环境问题更为突出,国家也提出了更高的标准,新环保法即将出台,在环保与市场双重形势下,如何平衡环境养猪业和谐共处的良好环境?台湾养猪业在粪污、病死猪处理、除臭等环保技术较为成熟,有哪些经验值得借鉴?

苏忠桢:新的环保法强调酸碱值、氮、铜和锌的问题,最重要的是在猪舍里注重源头减废。如果用人工就尽量使用干捡粪的方式来处理,冲洗出来后,在废水池里浸泡时间不超过2个小时,这样处理是最好的。其次是雨水和废水一定要分流。源头减废后将固形物除去后还会涉及到水里铜、锌等浓度的问题,可溶性的离子尽量不要进入废物处理系统里,这样最终排出的水较容易符合锌的排放标准。

在猪舍旁放置简易中小型的拦污站,实行两次固液分离,随后的水进行厌氧处理,然后再曝气处理,然后再经过水生基地或人工湿地处理。人工湿地主要可以把水里的氮、磷除去,厦门国寿猪场有做人工湿地,做的还不错。因为粪便里会有大肠杆菌,还要考虑杀菌,所以杀菌处理也是必须的。

所以,水出来后加上一个加压阀处理。记得1997年广州就有一些大养殖场经过固液分离、厌氧处理和曝气处理之后就会加一个加压阀处理使悬浮物减到最少,然后使用紫外光或臭氧的处理。紫外光很容易受水里悬浮物固体浓度的影响,臭氧也是一样的,处理完之后尽量回收利用。

池双庆:基本上我不赞成将生物废水和畜牧废水严格管理,所有的研究人员进行过各种实验都无法做到。环保单位的人抄袭国外的排放标准,可是我们目前还做不到。国外是大农地,一个农户有300公顷地,将近4000多亩地,拥有好几个很大的粪便蓄水池。现在排放政策放宽了,但是2015年又要加严,我觉得任何人都很难做到,我不赞成这样的管理方式。

观众提问一:刚才杨总提到的福昌种猪很出名,我十几年就知道了,那么福昌会不会跟美国一样,把最好的种猪不送到大陆而是留在台湾?

杨正宏:今天猪场动力网组织大陆养殖精英来台湾访问、交流,我们很乐意将福昌优秀的养殖经验分享给大家,还有在做的各位长官及专家也非常乐意将台湾的先进理念、技术共享给大家。

观众提问二:台湾的养猪业算是很发达了,我很喜欢学习,期待什么时候可以来台湾工作1-2年,然后把这边的先进技术带到大陆去?

朱庆诚 :刚才所提的两个问题其实不是小问题,而是很大的问题。

这要感谢我的老长官,他们常说我姓朱,属猪,又做猪,就提拔。之前从家畜生产科之后又到动物保护科担任科长。因为社会在变,社会各国环境在变,我们对待动物的态度也需要改变。之后在生产部担任畜产科长负责生产,由于生产太快了,废水就留给了苏忠桢博士来处理。长官认为自己生产的东西需要自己处理,后面就到污染防止科担任科长。到了生产科,想一想还是觉得不对,因为彼此是需要合作的,从生产科到污染防止科才发现原来台湾有这么多的环境污染问题。观念改变了,慢慢地调整,有不同位置的经历才会考量到整体甚至外界对我们的观感。以前的观念就是生产最便宜的、最有效益的东西,而不管环境友善与否以及外部人的看法。

两岸开放以后,互相的交流变得频繁。在台湾,外劳是很敏感性的话题,外劳是政治问题。台湾的论述跟各位想的不太一样。在未来,对岸的技术员或劳工在台湾也是政治问题,彼此技术的交流,台湾最近在讨论服贸,服贸开放以后,未来彼此间技术的交流我真的不知道如何回答。短期内交流没有问题,但我希望安排单位如何比较周严和完整的安排, 在短时间内以使远道而来的贵宾能很快了解台湾,以及有深入见解的提高,我认为这可能是现阶段比较可行的做法。

观众提问三:请问台湾今后在猪肉的品质和风味上,如何做出贡献以提供更好的品质平台?

朱庆诚 :每一个时代都有每一个时代猪种的需求,比如以前追求无脂肪,现在又改回来了,其实肉的香味来源于油脂,消费者希望猪肉内有固定的成分构成, 这个方面台湾已经研究了很多年。

池双庆:猪肉好不好吃,我们过去外销到日本,他们说台湾的比美国、丹麦猪肉好吃。我认为这跟猪舍有一定关系。在台湾,我推荐农户在分娩舍和配种舍用密闭式和水帘式的猪舍,可是在保育和生长肉猪阶段使用开放式,因为气味主要来源于猪粪,如果猪把脂溶性的芳香呼吸到肺部,堆积在体内,这个时候还采用密闭式,产出的猪肉一经加热味道就会出来,所以肉猪不需要用密闭式的。而分娩舍和配种舍需要提高配种率和仔猪育成率可以使用密闭式。

杨正宏:现在大陆正在实行2个猪舍养500-1000头猪的机械式饲养,按照池老师的说法这种猪肉没有人愿意吃,我们不能只看到别人的好与不好,应做好分析借鉴。

一语道破

更多
  • 现在这个时代是一个整合、融合的时代,如果想单打独斗生存下去很难,一定要整合与融合,这是前提及立足点。——武汉金龙畜禽有限公司营销总监彭新明

  • 从去年年底到现在,没有一个专家、学者或证券公司能预测到五一后猪价反弹力度这么大。猪价看不懂!——湖南天心种业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章志勇

  • 21世纪就是一个信息社会,只有信息化才能科学化,没有信息化谈不上科学化。——河南省谊发牧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原泉水

  • 养猪业的昨天很辉煌,养猪人的今天有点郁闷,养猪业的明天竞争很激烈,但养猪人的后天一定很美好!我们唯一要做的就是在今天提前做好准备,很好的活下来去拥抱幸福的后天!——湖南天心种业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章志勇

  • 据我看,在猪场产房、设施、品种、人员不变情况下,最大的问题出现在保育阶段,保育猪的成活率我觉得是影响我们猪场生产水平第一个因素。——上海祥欣畜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崔庆为

  • 思考猪价低迷的原因,我们会发现,我国的生猪市场就这么大,养猪企业这么多,这就相当于众人争过独木桥,桥这么窄,市场就这么大,猪价低迷也就正常了。——河南省谊发牧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原泉水

田姥姥推荐

更多

2014海峡两岸养猪技术交流研讨会

由台湾福昌集团、猪场动力网、国立宜兰大学生物技术与动物科学系主办,湖南农大动物药业有限公司协办的2014海峡两岸养猪技术交流研讨会,9月19日在台湾宜兰大学隆重召开。..【详细

万其见:养好猪首先要满足员工的马洛斯需求

养殖场老板有很多事,不管大事小事归根到底就是2件事,即养好猪和卖好猪。做好这2件事,猪场就会好。..【详细

黄雄:敬业精神比高科技设备还管用

2012年我到泰国参观了3个猪场,2013年去了欧洲,今年5月份去了西班牙。从我看到的三个国家的养猪场来说,他们在养猪设备和猪舍方面并没有比我们的更先进,唯一先进的地方就是环境。..【详细

《田姥姥对话》为猪场动力网在2014年仔多多种猪交流平台上推出的现场论坛对话,通过猪场动力网首席记者田崇来对话养猪行业领军人物,探讨新形势下养猪业的最新动向,解读养猪人最关注的行业热点问题,从而服务养猪一线。在线下打造养猪大家们思想及智慧碰撞的平台,在线上则塑造一线养猪人学习、交流、分享观点的网络平台。

栏目定位:对话业内精英、关注行业热点、服务养猪一线。